银子_开始咸鱼

宅/咸鱼/b站游戏&鬼畜区荣誉观众/不搞呕是不可能不搞的/夏目aph本命/逆裁本命/声优控/墙头众多/日韩欧美国内都有/非常话唠

[魏白](双人合写)白秘书怎么那样(2)

@正放正交网架 的联文居然奇迹般的出现了第二章
两个坑王的迷之高产(?)

有人接梗真刺激

预警:
1.再次夹带胡熊
2.再次可能ooc





熊梓淇说:“我让你带个人过来,你还真就只是带了个人过来啊!”

  他说这话时泳池中心正爆发出阵阵欢呼,巨大音响放出的摇滚乐与尖叫声让他不得不扯着嗓子冲魏大勋吼。他俩周围都是正在放飞自我的派对男女,魏大勋将凑过来的一个女生使劲推开,同样没好气地吼回去:“谁知道你说请我吃饭,不只是吃饭啊!”

  魏大勋都没敢回头看他的白秘书,想也知道那人在这种狂欢趴体里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说不定现在心里就已经在想:呵,嗑药的富二代们。

  天知道他原本只是想着带白敬亭和朋友们吃个饭,谁成想刚进别墅就听见熊梓淇带头在泳池中大喊嗨起来。

  交友不慎,造孽啊。

  熊梓淇看着魏大勋逐渐变差的脸色也有点尴尬,赶紧把魏大勋和白敬亭拖进屋子里,又按住想把香槟拿出去的胡一天让他待着别动。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无言相对:魏大勋想要跟白敬亭解释,可是不知从何说起索性闭嘴;白敬亭面无表情,等在场所有非富即贵的人先开口;熊梓淇绞尽脑汁,在想怎么缓和这个气氛;胡一天则不明所以,看着这三个人一脸懵逼。

  白敬亭等了很久,见没人有说话的意思,便开口了:“我还以为魏总特地三天前就让我腾出时间的局是什么商业聚会,看来是给魏总接风的。那就不便打扰了,我先走了。”

  他说完便想转身离开,熊梓淇赶紧拦住,开玩笑,魏大勋从来不随便带人参与这种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的聚会,这要是都带过来却又走了,指不定魏大勋这人背后怎么埋汰他。他赶紧推了一把胡一天,让他别装死不吭声,赶紧救场。

  胡一天看看熊梓淇,后者正使劲冲他挤眉弄眼。于是胡一天深吸一口气,说:“前些天听大勋哥说起白哥,我立刻觉得和你神交依旧,特地请你来拜个把子。”

  魏大勋:……

  熊梓淇扭头冲魏大勋做口型:你都教了他些什么?

  魏大勋回:我还想问你呢!

  白敬亭看了看泳池旁边的那群人,胡一天注意到这个,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那些都是我请来的见证人,现代人拜把子就不供桃子了,”他一边说一边做手势请白敬亭往外走,“点香不环保,我们点干冰。看见香槟塔了吗,那是我们的兄弟酒——来个人给我两杯香槟!”

  白敬亭稀里糊涂地就被塞了杯香槟,还没等他开口呢,胡一天就站在泳池边上带头喊:“白哥!白哥!白哥!”

  趴体中的男女哪管白哥是谁,总之跟着喊就是了。于是泳池内外的人都起哄似的一起喊着“白哥!白哥!白哥!”,喊得白敬亭都想说同志们辛苦了。

  虽然很无厘头,但总算糊弄过去了。胡一天若无其事地拿手在隔壁人的外套上蹭了蹭,将手心里的汗尽数抹去。

  白敬亭无奈地喝下了香槟,和胡一天当着众人的面友好地握了个手,就被魏大勋和熊梓淇一人一个赶紧拖回屋子里了。

  熊梓淇点着胡一天的脑袋,崩溃地问你这到底是跟谁学的让你跟魏大勋学点好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巴拉巴拉。魏大勋一听这话不干了,嚷嚷着熊梓淇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跟我学不到好你是不是皮痒巴拉巴拉。

  两个东北人在一起嚷嚷出了半个派对的效果,反正这两个人从认识开始就总是互怼,没有半个小时停不下来。胡一天趁机脱离熊梓淇附近的危险范围,找到一旁早就开始看戏的白敬亭聊起了天。

  “大勋哥前几天跟我们提起过你的,虽然他只回来了三天,但他说你很有能力也很欣赏你。正巧梓淇哥很久之前给他定了接风宴,就说让他带着你过来了。”胡一天顿了顿,接着说:“不过我们也没别的意思。这个派对看着是以玩为主,实际外面很多都是我们这个行业比较有名气的人。反正以后都是要认识的,不如今天就当作是熟悉一下。我呢,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胡一天,是一间小家居公司的总裁。”说完便伸出了手。

  白敬亭看着胡一天伸出的手,有点惊讶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人,随即也伸出了手跟他握了握回道:“胡总谦虚了,我是白敬亭。”

  “大勋哥平时挺能说,遇到自己的事反而嘴笨,”胡一天看了眼那两个打打闹闹没个正形的成年人,嘴角无意识弯了弯,“要是白哥觉得他哪里做的不好,直接跟他说就可以了。”

  这话表面上很是真心实意为白敬亭好,实际却是回护着魏大勋,希望白敬亭能好好说话,不要为难他。

  没想到这俩还真不是狐朋狗友啊。白敬亭微微一笑,客气回答:“谢谢胡总提点。白哥这个称呼说笑了,胡总喊我小白就行。”

  “那哪儿行,”胡一天顶着张无辜脸,说,“你是大勋哥的人,我怎么能叫你小白呢,再说我们都拜了把子了。”

  怎么他就魏大勋的人了,这说法咋这么奇怪。白敬亭这边还想在推辞几句,胡一天已经是“小白哥”之类的喊上了,他只能无奈地说:“胡总客气了。”

  胡一天皱了皱眉好像有点不满,说道:“这反正也是私下场合,小白哥你就别胡总胡总的叫了,就叫我一天吧。”

  白敬亭正想客套两句,然而胡一天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径直走到正在跟魏大勋吵吵不停的熊梓淇旁边,一把搂住他然后制止了两个人的争吵:“行了我的哥,你们别闹了,外边都是人,难道你们想看到明天〇浪头条是你们俩在这斗殴吗?”

  魏大勋听了这话猛然记起来白敬亭还在这,而自己的形象在他眼里可能又一朝回到解放前,不禁悲从中来,甚至想掩面痛哭。而熊梓淇也反应过来这个窘迫的局面算是自己一手促成的,顿时也尴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走过来的白敬亭,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时,熊梓淇感觉到胡一天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轻轻地收了收,想想便也知道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糟糕了。于是他打断站到白敬亭旁边的魏大勋想说话的动作,无视后者不可思议的眼神说道:“哎呀,小白同学你好你好,我是熊梓淇,一个小明星,你就叫我梓淇就行了。你看这我也没想到魏大勋真的能把你带来,这次这个场合有点问题,不过我们都不是什么坏人你不要误会。今天你就在这好好玩吧,钱都记魏大勋账上。”

  白敬亭笑了一下,说道:“熊先生言重了,我知道情况的,您不必太过在意。能够记清楚魏总的朋友对我的工作也有帮助,我也不虚此行。”

  熊梓淇登时不知如何接话,这位小白同学说话太官方了,他这时候应该跟着官方还是继续自来熟啊!

  魏大勋看一眼熊梓淇,让你抢哥的话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吧,这几天哥都是这么过来的。他拍拍熊梓淇肩膀,很是自然地接过话:“别跟他客气,喊他熊孩子都行。他这儿地也没个能吃的东西还好意思算我帐上,走走走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闻言,熊梓淇拉住魏大勋的衣角,低声说:“你要死啊我都跟他们说了是你接风趴体,你半天不过去就算了还想走?!我怎么跟他们解释!”

  魏大勋皮笑肉不笑地看他一眼,同样低声回答:“谁管你,自己作自己承担后果。——小白,来来来咱们走着。”

  白敬亭也不想留在这儿,便对两人点点头作告别,跟着魏大勋离开了。

  熊梓淇脸都绿了,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胡一天。后者眨眨眼,说:“哥,我倒有个办法,但怕你做不来。”

  熊梓淇:“有什么我做不来的!”

  五分钟后,胡一天惊慌失措地拉开玻璃门,冲外边大喊:“来个人!梓淇哥和大勋哥吵架气晕了!”

  魏大勋和白敬亭前后脚走出了场子,就听里面又开始吵闹起来。他想约莫熊梓淇会看着办,这场子怎么也不会冷。于是魏大勋转过身来跟白敬亭说:“那小白,怎么样啊,要不跟我吃口饭去吧。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了,我还真有点饿了。”

  白敬亭觉得按照魏少爷的习惯来讲,要去的地方估计不便宜,况且他作为下属,也不应该跟上司走的太近。他刚想拒绝,就见魏大勋颇为熟练地点开手机里的〇团软件。

  魏大勋看起了附近的美食,找了半天,觉得近了年尾天气比较冷,想来想去什么都不合适,就决定去吃火锅。

  “小白你喜欢吃火锅吗?跟你说,这附近有个火锅城特别带劲,以往我回家的时候和熊梓淇他们总是去那吃,特便宜,用〇团还能便宜二十块钱呢。”魏大勋拿着手机,头也没抬地点开界面开始浏览。

  白敬亭被刚才魏大勋那番极度接地气的话弄的十分诧异。魏大勋看完后觉得很满意,就把手机凑到白敬亭面前让他看。白敬亭看到那上面的双人套餐也就一百来块钱,顿时感到更诧异了,一时竟忘记自己要说啥。

  “小白?”魏大勋拿手机在他眼前晃悠。

  火锅还是原则,这是个问题。白敬亭思来想去,盯着手机的美食,狠狠心决定去。他可以AA嘛!权当拼桌,管对面是谁呢。再说家里什么人都没有,父母都在老家,何老师还没回国,他一个人回去也是点外卖,不如吃火锅。

  思及至此,白敬亭抬头,笑了笑说:“魏总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去吃吧。”

  八九点的时候,火锅城里的人还不算少。

  魏大勋穿着一身定制,长腿长脚地往排队的人群中一站,看上去就像某个想拍对比感的街拍模特。白敬亭原本以为是商业局,因此穿得比较正式,下车时为了不显得突兀,特地把外套脱了,将衬衫袖口挽上,就这样还是不像个来挤火锅的人。

  可是觉得不自然的只有白敬亭一个人,魏大勋把他那光一个手臂就得上千的袖子给撸了上去,和前边的学生妹妹激情吐槽排队人数。白敬亭不禁暗暗翻个白眼,要是魏大勋真是那种流里流气的富二代,那为了在他面前塑造形象也是够拼了。

  学生妹妹很明显跟魏大勋吐槽的很畅快,但是到底是不是因为有个帅哥跟自己搭话而过于兴奋就不知道了。白敬亭拿着两份调好的蘸料,颇为无语地看了看那边缓慢挪动的队伍,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放下,然后也去拿自己想吃的东西。

  点锅底的时候白敬亭说自己吃麻辣的,要是魏总受不了就点一个鸳鸯锅吧。

  魏大勋想了想,一个锅的话肯定是要交流的,他今天把白敬亭叫出来的目的本来就是增进彼此之间的熟悉度。毕竟面对着一个从不能交互到可以交互的机器人虽然有进步但是还是有些遗憾,正好还能解释一下自己跟熊梓淇他们的关系,简直是一举两得。

  于是魏大勋说道:“不用,我正巧也很喜欢吃麻辣的。还有啊小白,在外面不用老喊我魏总了,叫我名字就成。”

  白敬亭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本来在这种公共场合总是喊魏总确实有点不得劲,也没必要再推拒。

  吃的途中魏大勋试图跟白敬亭说上话,然而白敬亭却吃得特别开心。心情大好使人话多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白敬亭这个话多和魏大勋的想象相比却有点跑偏了。

  “这个毛肚你要是想吃不能扔进去不管,”白敬亭夹起一筷子毛肚振振有词,“你夹着它在锅里呆上三十秒,就可以吃了,不然就会涮老了,不好吃。”

  “肉片还是吃多少放多少,这个火锅很多时候东西放下去就没了,不好捞出来。”

  “菜叶不要涮太久,不然特别容易吸到油,会更辣。”

  魏大勋看着对面的白敬亭滔滔不绝的叙述着吃火锅的种种心得,透过火锅的热气对面的白敬亭变得很朦胧。一个冷冰冰的下属变成了有生活气息的人的感觉非常奇妙,魏大勋已经快忘了自己一开始来吃火锅的目的。

  “小白你,挺喜欢吃火锅的啊。”魏大勋眨眨眼,试探性地感叹了一句。

  白敬亭却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还行。”

  还行……谁家的还行是对如何涮火锅如数家珍的。魏大勋吃得有些出汗,头抵着手背不说话了。他从大学开始就在国外待着,但饮食终究是习惯不了,尤其大学那几年还有个喜欢做黑暗料理的熊梓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的病,总之胃不太好。幸好刚才白敬亭一直和火锅作斗争,没注意到他,他现在有点撑不住了。

  果然逞强吃麻辣锅是会遭报应的。

  “魏总?”白敬亭刚把最后一点羊肉涮完,抬头便看见魏大勋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没事,不太吃得惯。”魏大勋倒是想再吃点,但胃实在痛,他又不好意思说他这是逞强吃麻辣吃的,只能硬撑着若无其事地笑笑。

  白敬亭哪儿能看不出来他那笑多勉强。左右他也吃得差不多了,白敬亭干脆放下筷子,说:“我也吃饱了,咱们结账吧。”

  魏大勋还想撑一会儿,但白敬亭没给他这个机会,这小孩干脆起身拿着账单去前台付账了。

  “哎哟,小帅哥,”前台是个热情的大妈,她越过白敬亭看了眼还在座位里的魏大勋,笑着调侃,“朋友是不是吃不了麻辣锅啊,我们这儿有酸奶,免费送你了,快给你朋友送过去解解辣。”

  白敬亭接过酸奶道了谢,又说:“不是朋友。他……不是吃不了麻辣锅。”怕是根本吃不了火锅城这边的东西吧,少爷的胃,真是辛苦他了。

  白敬亭把酸奶递给魏大勋,说是前台的大妈给的,让他解解辣,魏大勋摆摆手说道:“倒不是不能吃辣,我怎么也是一东北老爷们,我就是胃不好而已,以前在国外吃东西吃不惯,熊梓淇那家伙学做饭又总是拿我当小白鼠试菜,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这样了。”魏大勋说完笑了一下,又说:“我觉得你可能是以为我矫情吧哈哈,我又不是什么大家族的人,哪来那么多娇气的毛病。”

  白敬亭那点心思被说中了,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摇摇头辩解到:“没有没有,魏总多虑了。”

  魏大勋又笑了:“你看你又喊上魏总了,得了没事,印象总是得慢慢改变嘛,这顿就当你请我了,有时间哥请你撸串去啊。”说完的魏大勋站起来拿走了酸奶率先出了门。

  白敬亭看魏大勋的脸色确实还有点苍白,于是说道:“车我来开送你回去吧,我觉得你这样估计开不了车回家。”

  魏大勋刚想要拒绝,结果白敬亭拿过了魏大勋手里的钥匙直接就去停车场开车去了,魏大勋拿着酸奶,看着白敬亭走开的背影觉得有点惆怅。

  白敬亭一路安静的开车,什么也没有多说,去过一次魏大勋的家也就记得路了。不过前几天听魏大勋提过,说可能过段时间就要自己搬出来住的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让白敬亭留意一下公司附近的房子。白敬亭不是很明白他一个搞房地产的为什么要自己看房子,但不多问是作为一个秘书的原则,白敬亭深谙其中之道,也就不在意了。

  魏大勋到了家后让白敬亭把自己的车开回去,说太晚了还是别让他再自己回去,把车开走明天顺便接自己一起去一个建筑设计公司谈一个合作工程。

  白敬亭点点头,说了句知道了,顿了顿又补充了句回去赶紧喝点热水吃药,就开着车离开了。

  魏大勋驻足原地看着那个远去的车子,想着这扭转印象的事好在有点效果,有些事情就要慢慢来不着急。

  反正有的是时间,魏大勋想。

评论(2)
热度(53)
©银子_开始咸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