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_开始咸鱼

宅/咸鱼/b站游戏&鬼畜区荣誉观众/不搞呕是不可能不搞的/夏目aph本命/逆裁本命/声优控/墙头众多/日韩欧美国内都有/非常话唠

【魏白】论如何攻略一个一米八的傲娇(3)

半现实,勿考究,ooc极度严重

透明写手深夜在线更文

我没想到我竟然又罗里吧嗦了这么多才写完了一个时间节点【捂脸】

随便看看吧

前文:(1) (2)(3)

(3)

也许这就是造化弄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敬亭自己本身首先没出演过几次明侦,拍摄的综艺也都比较早的结束了录制,工作室最近好像是良心发现,安排的工作都比较宽松,时间就有很多空余的,白敬亭突然就有一种当初上学时放假的感觉,自己一个人在家就比较嗨皮,然后就学习到了我国博大精深的成语文化。

 

这个成语叫做乐极生悲。

 

原因是白敬亭的肋骨,光荣负伤了。

 

负伤的原因你可以脑补出很多种,其中最让人哭笑不得那种,可能就是白敬亭先生的那一种。

 

毕竟能在自己家摔倒并且碰到肋骨的案例其实并不是那么多见。

 

工作室无奈的把白敬亭这段时间为数不多的工作向后拖了几天,但明侦的录制却不能拖,毕竟在录制周五见的时候,节目组就找到他提前商讨恐怖童谣的录制,当时还活蹦乱跳的白先生自然是很快就接下来,但人算不如天算,如今恐怖童谣录制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白敬亭先生只好带着伤去了录制现场。

 

经纪人和节目组提前说了一声,让录制的时候摄像老师不要太频繁的去拍白敬亭以免容易被观众看出问题,节目组的人也和各位参与录制的嘉宾说了一声小白的情况,让他们闹腾的时候注意着点,这节目也就这样开始准备录制了。

 

这一期的恐怖童谣嘉宾还有魏大勋,这是白敬亭没预料到的,当时的管家角色本来好像是给另一个嘉宾,但这个嘉宾临录制前三天满怀歉意的说是有大型的活动和录制冲突,节目组没办法临时就找到了魏大勋来代替,魏大勋方面也很爽快,答应了后就专门为录制空出来了时间,等到魏大勋穿着燕尾服梳着大背头出现在白敬亭面前时,白敬亭的内心是十分惊讶的。

 

说真的,见惯了魏大勋平时一副顺毛的模样,猛的一下大背头小西装,那种冲击还是挺大的,白敬亭抚摸着自己的肋骨想到。

 

录制还是按部就班的开始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告知了自己的肋骨问题,白敬亭在录制前总觉得一旁的魏大勋有意无意的瞟向自己,又好像是在看自己旁边的鬼鬼,白敬亭一边寻思着自己拿到的剧本一边用手轻捂着肋骨稍微弯下腰闭着眼睛让化妆助理给自己补妆,也就错过了一旁魏大勋瞟过来一眼后轻微皱起的眉头。

 

白敬亭和杨蓉站在铺满人工雪的院门外等待着其他人的就位,杨蓉担忧的看了一眼白敬亭时不时捂着的肋骨问道疼得很厉害吗,白敬亭笑着摆摆手说没啥大事,余光就看到自己站的位置旁边的门闪过了一个燕尾服的衣角,没有多想导演的开始就喊了出来。

 

这次的案子,白敬亭知道自己的角色是凶手,已经甩过一次锅的白先生这次对自己充满了迷之自信,于是白先生即使顶着隐隐作痛的肋骨,也依旧愉快的甩着自己所谓“注孤生”的包袱。

 

今天的故事情节有点复杂,又带着恐怖要素,杨蓉和鬼鬼两位女士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在案发现场推剧情时节目组又适时地关了灯放起了歌,吓的两位女士有点手足无措,等到过了这一帕以后鬼鬼和杨蓉分别表示要先出门,借着一些微弱的光就走向门口,其他人也都从各自的位置聚集起来等在她们的后面。

黑暗中的白敬亭为了让躲开穿着裙子和高跟鞋的鬼鬼后退着走了几步,碰到了场地里布置的桌子的边角趔趄了一下,猛地向后弯了下腰让白敬亭感觉肋骨又开始疼了起来,正咧着嘴要喊一下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何老师拽他一把,魏大勋突然在后面就着白敬亭的力道把他扶了起来。

 

没想到会被扶的白敬亭楞了一下,“何”字卡在嘴里,有点疑惑的看向了在旁边的魏大勋。

 

他们俩的头顶有一盏照明灯没有关,光线照着白敬亭的眼镜片有点微微的反光,因为扶了一下的关系现在的姿势有点像白敬亭在魏大勋的怀里,这个角度的魏大勋看到的白敬亭眼中感觉有点亮亮的。

魏大勋感觉在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滞了,他甚至分出了些神想,这也许就是那些追星女孩说的,眼睛里有星星?

 

两人顿了一会赶紧站好,魏大勋随意的瞟了眼白敬亭的肋骨,又直视着他说道:“小白你小心点,别再磕着了。”白敬亭摸了下鼻子点点头,说了句谢了就有点不自在的转过身子跟着何炅的后面出了门,魏大勋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但白敬亭听到导演催促快走了几步,这话也就没说出口,这边的导演正向魏大勋示意赶紧出去接着录制,他也赶紧也走了出去

 

但鲁迅曾经说过,不好的事情总是接踵而来。

 

搜证结束的时候,白敬亭跟follow pd对了下流程,得知他们搜完后要等现场复原,所以采访要延后一点,白敬亭道了声谢就捂着肋骨走向休息室,正走着又把助理召唤来跟他说把车上医生开的药拿来,又目送着助理跑开,也就没看到迎面的工作人员正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一些场景布置低着头边走边对要去搜证场地里需要替换的物品的单子,等抬起头来才注意到要发生交通事故的两个人谁也没能闪开,直接面对面撞了一下。

白敬亭正走着路,重心又有点不稳,眼看要往后倒,在这过程中的白敬亭脑子里登时发送起了欢快的小弹幕,觉得今天自己简直是流年不利,感觉谁都跟自己着可怜的小肋骨过不去。

这时魏大勋准备候场,路过这边时看到了这,也没管那么多,就跑了过去拽了一把白敬亭,也让白敬亭免了下坐在地上的尴尬。

这一撞撞的虽然不是受伤的肋骨,但是魏大勋的劲确实不小,这猛的一拽确实把白敬亭从可能发生的窘迫局面中拯救了出来,但好死不死的拽的却是受伤的这边的手,白敬亭呲牙列嘴的看着有点懵逼的魏大勋,正想张口说点啥,就看着对面的工作人员开始惊慌的道歉,还问要不要去医院。

 

白敬亭赶忙说没事没事没撞到肋骨,不是特别疼,让他们赶紧去布置现场,自己回去吃点药就好了云云,好说歹说把快要吓死了的工作人员姐姐弄得赶紧去工作,这边就看到魏大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助理拿着药跑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啥就看到白敬亭和魏大勋大眼瞪小眼的站着,疑惑地问道:“老板,怎么了?”白敬亭回过神来应了句没事,跟助理说把药放到休息室就行,又转过身对魏大勋说道:“你行了,我没事,你今天都扶了我两把了我还没谢谢你,不过你拽我这一下子真是劲够大的啊。”魏大勋有点局促的挠挠头,说道:“我没想那么多啊,就看你要摔了赶紧就拽你一把,小白你这肋骨真的没事?要不还是去医院吧,光吃药能行吗?”

“没事,其实就是撞了一下不太碍事,你赶紧去候场吧pd不是还找你呢,赶紧走吧。”白敬亭摆摆手向着休息室走去,魏大勋点点头赶紧顺着导演的呼喊就赶紧过去了。

只不过魏大勋正在那边候场的时候,还是把自己助理叫来,让他去查了查肋骨受伤吃什么会好一点。

 

恐怖童谣的故事情节和案件线索很乱很多,在一轮搜证结束后讨论的时候各自的线索出现了很多重复,也引出了很多很多的故事,魏大勋在这之中敏锐的觉得有些事情有点意外的指向白敬亭,但这个人依靠自己多录了一季还成功甩锅过游刃有余的阐述,魏大勋开始觉得自己想多了,又开始攻击别的人。

 

白邮差这个角色的东西不多不少,魏大勋为了找到白的证物所以总是在附近晃悠,正巧被白敬亭抓住说要看身上的什么印记,魏大勋极度自然的转过身去坦然的闭起眼睛等着白敬亭来查,白敬亭一脸嫌弃的推开说你怎么一脸期待的表情呢就想走开,正巧何炅他们也凑了过来,大家又开始吵吵闹闹,随着第二轮搜证逐渐深入,魏大勋就更加确定白的可能性,然后这时候白就不知道以一种什么心态开始研究起了作案手法,魏大勋听到鬼鬼大呼小叫的声音就走了过来,正巧看到白敬亭有那么点吃力的摆弄着书柜和支撑物,要寻找如何构建作案手法。

魏大勋快步走了过去帮着他抬起了书柜,就看着白敬亭借着力把书柜立起来,没有跟魏大勋进行眼神交流就去看地上的茶杯了。

魏大勋皱了下眉头。

 

白敬亭莫名的有点心虚,捂着肋骨不去看对面的魏大勋的眼神,他隐约感觉到了第一轮讨论的时候魏大勋肯定是知道了啥,不过是不确定。

白敬亭敏锐的觉得自己可能要GG,但是又觉得不试试看挣扎一下坐以待毙很没劲,就索性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带着执着于作案手法的鬼鬼何老师他们开始假装自己也在试验作案手法。

遥记得当初第一季的时候因为自己发现手法而被撒老师打成凶手的事迹数不胜数,白敬亭决定再次大胆的一试,毕竟撒老师吃了这么多次亏了,可能这次就机灵一点了呢?

 

事实证明,白敬亭还是缺乏人生历练。

 

何老师因为这个作案手法的缘故仿佛受了什么启发,没再留在这里去了别的地方,鬼鬼和杨蓉先后被撒老师叫去一对一了,只留魏大勋和白敬亭留在原地若有所思。

 

白敬亭蹲在原地思考着一对一要怎么去解释这件事,决定跟撒老师皮一下去混淆一下视听,而魏大勋则是研究着支撑杆和方糖之间的关系,若有所思的看着白敬亭的背影出神。

 

然而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的魏大勋被撒老师叫去一对一了,临走前看着白敬亭捂着肋骨想要站起来,魏大勋又顺手扶了一把。白敬亭捂着肋骨有点好笑的看着魏大勋,说道:“你今天都扶了我三次了,不知道的都以为你是跟着我就怕我出事似的。”魏大勋回道:“那要这样倒还好啊,省的你又被谁给撞到再摔到你另一边肋骨,到时候疼的可不还是你。”白敬亭笑着说:“那你刚才搜证还过来闹我,你不怕我再抻到?”魏大勋笑了,说道:“不怕啊,你抻到我把你扶下去呗,还有啊,你肋骨伤着,别再蹲着了,小心一会真的抻到你又该龇牙咧嘴了。”白敬亭推开他,说道:“去,别咒我,撒老师正找你呢,你赶紧过去吧。”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随着结案录制的开始毫无悬念的被众人唱出来,这个固定曲目带着一种仪式感,迎接着最后的审判,这次的凶手凭借着过多的证据被众人毫不犹豫的指认出来,白敬亭任命一般的走进了笼子,然而这次的撒老师依旧没能摆脱狗头侦探的名号,众人看着他嘻嘻哈哈的笑着说着话,魏大勋趁乱跑到了笼子旁,趁着别人不注意把手伸进了笼子,把刚刚录制结案前休息时助理拿过来托付给魏大勋让他帮忙给白敬亭送过来的药递了过去。白敬亭伸手接了一下,结果正巧被鬼鬼和撒老师这俩不嫌事大的看到,魏大勋没来得及收回手,这个姿势就像魏大勋握着白敬亭的手一样,撒老师刚要开口调侃,魏大勋抢先开始了自己莫名其妙加的戏,于是就把白敬亭从笼子里牵出来开始往旁边的床上引,在引出要把他锁起来等待雪停之类的剧本设定。

 

白敬亭无奈的被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锁在床上,魏大勋爬了上来要把白敬亭靠近床里的手铐住,身体的阴影投在白敬亭胸膛的正上方,身子又挡着跃跃欲试又被裙子限制行动的鬼鬼上来,等着白敬亭尽职尽责的唱起来导演安排好的歌,然后就被在他上方的魏大勋用布塞住了嘴。

 

魏大勋嘴里念着什么我让你唱我让你唱之类的台词,又小心翼翼的跳下了床,各回各屋等待最后的录制结束。

 

结束后的白敬亭被工作人员从床上解放下来,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下一案是不需要接着录的白敬亭一身轻松的要从床上打挺坐起来,就感觉肋骨有点作痛,缓缓的坐起来后就看到魏大勋他们过来了,开始互道辛苦准备收工。

 

白敬亭捏着手里的药片包装有点出神,说真的当时被握住手的时候如果不是魏大勋反应快指不定要被撒老师怎么安排,而且刚才如果不是魏大勋帮着挡着鬼鬼他们,估计自己这肋骨又要不小心被碰几次,那他这肋骨怕是甭想好了……虽然把布塞在他嘴里动作让白敬亭有点想给他一下子,或者约一波游戏虐他一下。

 

拍摄结束后开始各自卸妆又开始被各自的pd留下来讨论接下来的案子,白敬亭下一案不用跟拍,为了养好肋骨在最近这一个月工作室没有安排很大的通告,都是采访和试镜之类的工作,所以白敬亭卸完妆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刚刚商讨完的魏大勋正准备去卸妆。

 

魏大勋问道:“小白,刚刚往你嘴里塞东西的时候没碰到你吧?”白敬亭笑着说:“你说呢,我说魏大勋你可够黑的啊啥都往我嘴里送。”魏大勋回道:“顺手而已,赶紧回去吧,收工了,你好好养伤,我先去卸妆了。”白敬亭点点头:“你去吧,谢谢你替小王给我送药啊。”魏大勋摆摆手,拿着助理刚刚拿过来的手机看了一眼,摆摆手往休息室走去了。

 

白敬亭和导演商讨着,说是一个多月后的收官要邀请白敬亭,白敬亭就带着经纪人和助理留下来讨论着行程安排,敲定时间。

直到安排好了,白敬亭掏出手机,看到那个录制前还最后一条消息来自下午15:50的对话框发来了新消息。

 

魏大勋:[链接]肋骨受伤怎样恢复的快?

魏大勋:注意保护啊小白,收官见!

 

白敬亭哭笑不得的点开那个链接,里面无非就是什么吃高蛋白之类的建议,也难为魏大勋还能这么上心,他笑着点开输入框。

 

我:谢了,收官见。

评论(1)
热度(43)
©银子_开始咸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