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子_开始咸鱼

宅/咸鱼/b站游戏&鬼畜区荣誉观众/不搞呕是不可能不搞的/夏目aph本命/逆裁本命/声优控/墙头众多/日韩欧美国内都有/非常话唠

律师王泥喜法介的一天(2)

写在前面:

有些响王,有些成御,也有夕心

好像是有些ooc的样子 见谅

希望不会有敏感词!

2.

说着是不想吃狗粮,但是王泥喜还是被生拉硬拽到了餐厅里面,对面坐着正在交谈些什么的成步堂和御剑。

“成步堂先生,御剑局长。”王泥喜打了个招呼,有些局促。

“嗯,你好王泥喜君,私下就不用这么正式的叫我了,就叫我御剑就行了。”御剑怜侍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散发着柔和,王泥喜一直都对这位局长怀有敬畏之心,此时也稍稍的放松点。

“看来你也没吃饭吧王泥喜君,正好我们也没吃饭,美贯看到你了就把你也叫过来了。”成步堂说着,笑了笑。

但王泥喜明白,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王泥喜转头看了眼正假装研究桌布的美贯,美贯心虚的抬起头看了眼王泥喜,吐了吐舌头。

看来没错,这人只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吃狗粮,王泥喜汗颜的看着美贯。

席间氛围算得上轻松,大家聊了聊最近共同办理的几个案子,谈起了最近一直猖狂的走私团伙,说起了美贯最近的魔术演出和成绩,御剑先生表示了担忧,说是美贯在学校的成绩稍微有些不太理想,而成步堂先生却说没关系,反正美贯将来也是要回到或真敷那里继承那些魔术,成绩可以慢慢来。

美贯在桌子下面用手机给王泥喜发了实时聊天内容,王泥喜打开看了一眼。

[帽子先生的大冒险:说真的啊王泥喜君,你真的不觉得他们俩人现在在利用我的事秀恩爱吗?]

王泥喜无语的瞥了眼一旁认真吃饭的美贯,没有回复就收起了手机。

话题很快又转回了法律界的事,御剑先生说道最近从私立忒弥斯学院来的那个叫做厚井知潮的女孩子,性格风风火火的,看起来很像当年的成步堂先生,成步堂先生一脸苦相的问道我以前到底在你心里什么样子,御剑先生却一脸游刃有余的吃着自己的饭没有答话,成步堂先生只好可怜巴巴的也继续吃。

王泥喜掏出手机回复美贯,之后默默的低头吃饭。

[王泥喜法介:我觉得现在这才是秀恩爱,也许我们应该拜托美云小姐找狼士龙先生给咱们几个墨镜。]

[帽子先生的大冒险:放弃吧,狼士龙先生现在忙着西风民国的事哪有时间理咱们呢。]

之后沉默了一会,御剑先生突然接到了电话。

和成步堂先生同款的电话铃声让王泥喜动作一顿。

“嗯?一柳君啊,怎么了?”

“什么?他没事吗?那谁负责接手这个案子?你负责吗?可是你不是……也好,有什么困难再联系我,实在不行让夕神君帮你的忙,我下午就回去。”

挂断了电话,御剑有些抱歉的说道:“美贯,检视局那边出了点事,下午我恐怕是不能去看你的表演了,抱歉。”

“嗯嗯,没事的御剑爸爸,以后还有机会嘛,案子要紧。”美贯没在意的摇摇头。

“御剑?怎么了?是一柳检察官的电话?”成步堂疑惑的问道。

“嗯……最近那个走私团伙的案子,托王泥喜君的福,抓齐了人,正准备起诉,本来负责的是牙琉检事,但刚刚一柳君告诉我说牙琉检事在去法院的路上出了车祸,虽然不重,但是已经不可能继续起诉的流程了,不排除是那个团伙那里故意做出来的,正巧一柳检察官当时正在法院处理别的案子,他就直接把起诉的事接手了。”御剑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一柳检察官不是正负责那个……”

“是,那个案子其实也快结束了,所以他说他接受应该没什么关系,我下午要去牙琉检事的办公室把他收集的案情资料重新整理给一柳君送过去,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出现,有问题就先让夕神君帮着处理吧,我们赶紧吃完饭,把美贯送到学校,我就赶紧要回去了。”御剑答道。

于是美贯和成步堂先生开始埋头吃起了饭,但王泥喜却有些愣神。

牙琉检事……出了车祸?为什么没人问问他的情况呢?伤的不重是多重?王泥喜的脑袋里面充斥着这些问题,内心也有些慌乱,回过神赶紧吃饭,却没再听他们一家三口说些什么。

吃完了饭,王泥喜和他们一家三口告别后,就回到了事务所。

事务所早已经没有人,心音留下了便条,说是已经和成步堂请好假,桌子上放着饭团,麻烦帮忙交给夕神检事,自己下午和美云集芽去给小忍送行。

恐怕下午事务所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啊,王泥喜这样想着给自己倒了杯水,端着水站在窗边开始出神。

王泥喜端着的杯子,是牙琉检事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订做的,上面印着的是绘濑真琴当时在结案后在速写本上画的王泥喜的呆毛的形状,虽然王泥喜很无力吐槽,但是这个杯子却一直在用。

美贯追问时,王泥喜推脱说自己只是没有杯子用才拿来用,只不过都已经过了一年多,王泥喜却一直没有再买新的杯子。

这一年多,两个人其实并没有太常见面,除了学园那次,几乎就没再见过,偶尔见面也是在法院里,但是更多的王泥喜总是会和一柳弓彦检察官见面。

牙琉检事似乎是在处理什么隐秘的案子,现在来看,应该就是自己前段时间在法院里无意间寻找出的走私团伙这件案子了吧。

王泥喜本想着,这个案子如果能很快结束,就要去检视局邀请牙琉检事出来吃一顿饭,想着能和他聊聊。

王泥喜虽然是个对感情十分迟钝的人,所以才会在森澄忍暗恋他这么久还一点没有察觉,在心音和美贯的提醒下才明白,慌忙的解释了自己对她只是朋友的感觉,但是王泥喜君并不傻,他很明白自己其实在学园的事件后,对牙琉响也的感觉早就不是对手和朋友的感觉。

那种感觉困扰了王泥喜君很久,他想,逃避没用的话,或许可以在源头——也就是牙琉检事身上寻找答案。

结果没想到,他却出了车祸。

王泥喜在吃饭期间一直想开口去问牙琉检事的情况,或者他住的医院,只是无论从那里来讲,王泥喜都没有什么理由去问,况且御剑先生也说了伤的不重,等到什么时候成步堂先生提出了探望,自己也许才有去探望的理由。

王泥喜喝光了水,转身准备去续水时,却看到了坐在事务所沙发上逗鹰逗的开心的夕神检事。

“呜哇!夕……夕神检事!你怎么在这里!”吓了一跳的王泥喜差点没摔倒,一脸惊恐的看着老神在在的夕神检事。

“啧,泥什么的,这么长时间你这一惊一乍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善啊。在比式中,你这个样子恐怕是会被对手一刀击中哦。”夕神迅一脸嘲讽的说道。

“我恐怕也没什么机会参加比式才对吧!话说你到底来干什么?找心音的话,她今天请假了哦,更何况她上午去了法院,你不是应该知道吗?”王泥喜无奈的说道。

“我是来拿……心音的东西的……”意外的,夕神检事却突然支支吾吾了起来,王泥喜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个意外的有些害羞的夕神检事,思考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被这些情侣塞狗粮啊真是!

王泥喜腹诽着,走到了心音的办公桌旁,拿出了那个上面有moni太的袋子递给了夕神检事说道:“这是心音给你做的饭团吧,我还想着他让我交给你难道是让我去检视局给你吗,你来了就帮大忙了。记得好好吃啊,夕神检事。”

兴致上来的王泥喜冒着会被银啄的危险调笑夕神检事,意外的,夕神检事却没让银来攻击自己,反而有些别扭的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事务所。

王泥喜看着那个颇有点落荒而逃意味的背影笑了出来,感叹着,即使已经快要奔三的夕神检事,在面对感情上面还是稚嫩的可爱呢。

心情好起来的王泥喜决定继续坐下来完成案情总结,迎接下午的工作。

整个下午来了不少做法律咨询的人,也接受了几个民事案件的委托,不是很急迫,王泥喜决定发挥自己作为前辈的威严,将其中一两件交给了心音。

一个下午算是有些忙碌的过完了,在临关门之前,御剑先生突然出现在了事务所。

TBC


评论(4)
热度(37)
©银子_开始咸鱼
Powered by LOFTER